亞洲象國家公園醞釀六年:第一版把整個西雙版納州都劃進去了

“試點期間,由中央政府委托云南省政府,行使亞洲象國家公園內全民所有的自然資源資產所有權”。

三江源、大熊貓、東北虎豹、海南熱帶雨林、祁連山五處由中央深改組會議審議通過,另五處則由國家發改委審批通過。

“他們現在只想用物理的方式把大象與人分隔開來,覺得這樣人象沖突才能得到根本的解決?!?br />
“你去看看第一版規劃,基本上把一個西雙版納州都劃進去了?!?br />
(本文首發于2021年6月24日《南方周末》)

2021年6月13日,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里的“依嫩”和“憶雙”,可以和人親密接觸。 (南方周末記者 蘇有鵬/圖)

距離“亞洲象國家公園”第一次提出,六年時間過去了。

過去六年是人象沖突不斷的六年。2021年6月12日,云南省林草局動植物處副處長楊華在集中采訪活動中介紹,2014年到2020年,云南省累計賠付亞洲象肇事損失達1.73億元。

近日,隨著云南“斷鼻家族”象群北遷引發關注,這一概念也進入公眾視野。

不同人士將之視為解決人象沖突的終極方案。北京師范大學生態研究所教授張立曾在分析此次亞洲象北上事件時提出,“盡快建立亞洲象國家公園,把亞洲象的適宜棲息地劃到國家公園里,為亞洲象提供更廣闊的生存空間”,以此作為亞洲象保護的一個可持續方案。

按照2017年《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的設計,首批國家公園試點于2020年基本確定。設立試點的包括三江源、神農架、武夷山、錢江源、香格里拉普達措、南山、大熊貓、東北虎豹、祁連山、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十處。

六年來,從地方到省,云南各部門做出過種種嘗試。有關亞洲象國家公園建設的政協提案、總體規劃和試點方案等文件多次提交中央,但亞洲象國家公園卻并未出現在試點名單中。

北京師范大學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院長王宏新教授多次帶隊赴西雙版納調研人象沖突。在他看來,當前緩解人象沖突采取的種種措施,以及人類對大象的一味妥協并非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未列入云南省批準的13處國家公園

2015年8月,原國家林業局到西雙版納州調研亞洲象保護情況。在介紹亞洲象保護情況時,時任西雙版納州州委書記陳玉侯就提出,建立亞洲象大國家公園。

國家公園的概念源于美國。1872年設立的黃石國家公園,開了以國家公園體制進行自然保護的先河。2013年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建立中國國家公園體制。

什么是國家公園?按照原國家林業局網站在2017年發布的說明,“國家公園,雖然帶有‘公園’二字,但它不等同于單純供游人休閑消遣的一般意義上的公園,也不是為開發旅游而建設的風景區?!蹦戏街苣┯浾吡粢獾?,說明強調,國家公園是把“應該保護的地方保護起來”,并“代代相傳”。

事實上,原國家林業局該次調研前兩個月,2015年6月,原云南省林業廳啟動了《亞洲象國家公園總體規劃》項目,委托原國家林業局昆明勘察設計院負責編制總體規劃。

據云南省林草局官網信息顯示,2017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国产成人高清亚洲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