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枚七一勛章頒給她:14歲助解放軍渡江,毛主席設家宴款待

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系列人物報道

人物簡介:馬毛姐,一等渡江功臣,在渡江戰役中,手臂中彈依然咬牙堅持,六次橫渡長江,運送三批解放軍成功登岸,是聞名全國的“渡江英雄”,一生淡泊名利,默默為黨工作。

6月29日上午,“七一勛章”頒授儀式現場,她坐在輪椅上,由工作人員推著,與習近平總書記一同步入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在主持人的引導下,總書記將第一枚“七一勛章”佩戴在她的胸前。

她是馬毛姐,14歲便參加渡江戰役,駕船為長江南岸運送首批戰士。

如今,安徽省博物院里仍有一件打滿補丁的藏物,72年前,馬毛姐正是穿著這件棉襖,跳上自家小木船,作為年齡最小的渡江突擊隊隊員連夜護送200余名解放軍渡過長江。此后她兩次被毛澤東接見,并獲贈姓名“馬毛姐”,戰爭的榮光就此鐫刻生命之中,伴隨她走過了72年。

馬毛姐今年已有86歲,她的小女兒劉女士告訴南都,母親此番專程受邀來北京參加頒授儀式,“很開心很激動很自豪,她一直覺得自己只是做了一點小事?!?/p>

馬毛姐受邀來北京參加頒授儀式。央視截圖

與公眾所知的“渡江英雄”形象截然不同,小女兒稱,母親生活簡樸,謙遜善良,一輩子兢兢業業,“她在我心中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就連曾經的“渡江故事”,母親也甚少在家中提及。家中五個子女乃至第三代深受母親影響,“對自己要求嚴一點,對別人付出多一點”一直是家中家訓。

盡管母親如今因年邁常住社區醫院,身體不便,但精神狀態很好、思路清晰,過去的事都記得清清楚楚?!皻q數大了,過往的故事反而說得多一些。她常常講,現在的生活過去想都不敢想,中國如今變化這么大,老百姓的腰桿都挺直了!”

1949年,14歲的馬毛姐護送解放軍渡江。 資料圖

家境貧寒被賣為童養媳,為渡江戰役突擊隊中年紀最小隊員

時間撥回至1949年,解放戰爭勝利在即。經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國民黨軍大部主力已被殲滅,中國人民解放軍待揮師南下,由安慶、蕪湖、南京、江陰之線發起渡江作戰,攻取國民黨長江以南核心駐地——政治經濟中心南京、上海,繼而解放南方各省。

彼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各部按照預備命令要求,自2月下旬分路南下,3月12日前陸續抵達長江北岸,百萬大軍蓄勢待發。

自2月起,安徽省蕪湖市無為縣沿江各村陸續迎來20余萬解放軍戰士,各路百姓支援渡江之戰,修路、挖河、站崗、放哨、運輸糧草,有著豐富經驗的漁民們,則每日教戰士拉蓬、撐篙、掌舵、下錨、識風向、辨方位,熟識水性,為戰役做最后準備。

這一天,無為縣劉渡鎮馬壩村附近長江大堤上,人馬川流不息,進駐無為的解放軍發出布告,向船民征集船只送解放軍渡江。馬壩村臨江,村民世代捕魚為生,馬家三姐,自幼在漁船上長大,家中大哥馬勝紅是中共地下黨,在大哥的影響下,自幼年時,三姐即常常幫助解放軍搜集情報信息。

看到這張布告之前,年僅14歲的三姐,已與前來駐扎的解放軍共同度過了51天,每一天,熟悉水性的三姐都要對軍隊展開水上“教學”,在看到布告的那一刻,她決定,與大哥一起,護送解放軍渡江。

三姐的初衷樸實簡單:“解放軍把敵人的碉堡消滅了,我們窮人才能過上好日子?!?/p>

馬家是漁民之家,家境貧寒,三姐在家排行老三,被稱為馬三姐。12歲那年,父親被抓去當壯丁,母親無奈將三姐送去做童養媳,換回3石大米,再用3石米贖回父親。1948年6月,無為解放,三姐才得以結束童養媳生活,獲得自由。

三姐和大哥回到家,將自己想要把家中唯一的船捐給解放軍的愿望說給母親,母親起初并不同意,家中僅有這一條船,母親舍不得,三姐和大哥不顧母親勸阻,將自家船交給了部隊。

在當時的無為,猶豫的不只是母親。無為縣一些人擔心船去人也得去,害怕丟了性命,索性將船沉到河底。公告發出幾天,解放軍收獲寥寥,為動員征船,三姐和大哥在村中游說奔走,最終成功為解放軍征來200余條船只。

一個月內,解放軍陸續征集渡船,訓練水手,開辟渡船進入長江的水道,共計收集各類木船8000余只,并自制部分汽船和運送火炮、車輛、騾馬的竹筏和木排;動員19萬余名船工,每個兵團抽調有撐船和游泳經驗的指戰員各訓練1000至2000名水手,開辟從湖泊通向長江的引河,大批船只隱蔽集結在江堤之下。

渡江戰役臨近,4月上旬,渡江作戰動員會召開,大哥參會,三姐也要跟著去,兄妹倆瞞著父母到了離家20里的鳳凰頸船舶站,大哥報名參加渡江突擊隊,三姐不顧哥哥反對也要報名,成了渡江突擊隊中最小的一名隊員。

上圖為:馬毛姐送解放軍渡江時所穿的打滿補丁的棉襖,現被安徽博物院收藏(2021年4月17日攝);下圖為:2021年3月24日,馬毛姐講述渡江戰役的經歷。 新華社發

連續運送六批200余名戰士,持手榴彈炸碉堡為解放軍引路

1949年4月20日,國民政府拒絕在和平談判協議上簽字,和平談判宣告破裂,和平解放長江以南再無可能。20日下午四點,內河訓練的軍民將所有船只駛至長江邊,召開渡江誓師大會,渡江戰役正式打響。

當日晚間九時許,4條船只載著先鋒隊率先渡江,三姐和大哥所掌舵的船即為其中之一。一艘船搭載30位士兵,為戰爭準備已久的三姐卻因年紀太小被拒絕登船。三姐后來回憶:“一個挎盒子槍的解放軍見我是個小姑娘,說:‘這怎么行,很危險,你不怕嗎?’我說:‘我不怕死,我會掌舵,會劃水?!?解放軍驚訝于這個14歲女孩的膽識,因為擔心大哥眼睛不好,大哥馬勝紅此行負責坐在船桅桿邊扯帆,三姐則一手掌舵,一手劃槳,船只快速向南岸前進。

4月江水尚寒,三姐仍穿著棉襖,渡江既要忍受江風刺骨的寒冷,也要躲避國民黨守軍的炮擊。炮聲隆隆,震耳欲聾,沖天水柱四起,火光映照天際,子彈從每個人頭上呼嘯而過,船快到江中心之時,敵人發射的照明彈發現了渡江突擊隊,開始猛烈開炮,三姐卻全然不顧,奮力駕船向對岸駛去。第一輪渡江出奇的順利,約半小時,船底觸到南岸泥土,第一批突擊隊員順利抵達長江南岸——安徽銅陵金家渡。戰士們跳下船吶喊著向岸上沖去,敵人隱藏在碉堡里瘋狂地對突擊隊發起射擊,戰士們被飛來的子彈壓得抬不起頭。

三姐熟悉當地地形,決定上岸。她后來回憶,當時她曾朝著碉堡扔出了一顆手榴彈,戰士們一鼓作氣炸掉碉堡。三姐隨后駕船返回,途中又救起兩條沉船上的16名解放軍戰士。

讓三姐不曾預料的是,自己和大哥掌舵的這支自無為縣白茆洲出發的木船,竟是第一艘抵達長江南岸的船,被后世稱為百萬雄師"渡江第一船"。戰士們率先抵達的銅陵,也成為渡江戰役中解放的第一座縣城。

夜間江面戰火紛飛,船上的一些戰士在炮火下負傷,三姐第二次運送戰士渡江時,一塊彈片劃傷了右臂,血流不止,她仍堅持連續運輸六批戰士抵達南岸。

1949年4月21日凌晨,毛澤東、朱德向解放軍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三野戰軍遵照中央軍委的命令和渡江戰役總前委的《京滬杭戰役實施綱要》,在西起湖口、東至江陰的千里戰線上強渡長江。百萬雄師過大江,一直打過長江去。在后續的戰爭中,三姐陸續向南岸運輸戰士和戰備物資,直至渡江戰役全面勝利。

五十年后,曾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張震將軍在瑤崗紀念館偶遇三姐,他如此評價:三姐是個女英雄,也是千萬群眾的代表。沒有人民群眾的支持,我們是渡不過長江天塹的。

據史料記載,渡江戰役中,無為地區共有3400余名水手協助解放軍渡江,多人負傷犧牲,共計100萬人次參與修路、挖河、抬擔架、運輸、站崗、放哨等各項支前工作,無為記載3107名渡江英雄中,馬三姐年齡最小。

馬毛姐獲得的獎狀。

遺憾錯失開國大典觀禮,被毛主席邀請赴家宴

渡江戰役后,馬三姐被巢湖軍分區支前司令部授予一等功和支前模范稱號,表彰三姐在戰爭中作出的重要貢獻。三姐的故事也被當時的《皖北日報》報道。一時之間,14歲的小英雄傳遍了江南兩岸。

1949年開國大典前夕,三姐收到了參加開國大典的邀請函,這對于三姐來說,是一個見證歷史的夢想時刻。但遺憾的是,家中父母覺得三姐年紀尚小,不同意成行,未能親歷開國大典,成為她心中長存的遺憾。

1951年9月20日,國慶節前夕,三姐再次受邀赴京參加國慶慶典,三姐這一次沒有錯過,9月29日晚,毛澤東在中南海懷仁堂設宴歡迎進京參加國慶慶典的各省代表團成員。宴會上,三姐代表皖北區代表團向毛澤東祝酒,毛澤東得知這就是渡江戰役的小英雄,與她親切握手。

10月3日,懷仁堂,毛澤東等中央領導與各地代表一起看戲,開演前,周恩來指著馬三姐低聲向毛澤東說 :“主席,她就是您邀請來的渡江小英雄?!敝醒腩I導們詢問其大名,卻得知這位小英雄還沒有正式的名字,一旁的陳毅開玩笑說:原來小英雄還是一位無名英雄!

毛主席親切接見馬毛姐。資料圖

第二日,毛澤東派車將三姐接到中南海,當日,毛家僅邀請馬三姐一人用餐,席間一起吃飯的還有主席的兩個女兒李敏、李訥,三姐與她們年紀相仿。三姐日后回憶,毛家非常樸素,席間增設一菜一湯,主席不時為她夾菜,叫她多吃點兒,還問她識不識字,想不想在北京讀書,因為家鄉領導已經為她安排好讀書的學校,她直率地表達了自己想在家鄉讀書的心愿,毛澤東夸她有主見。席間,毛澤東笑稱馬三姐的名字不好聽,讓三姐姓毛,叫毛姐,日后三姐上學時老師又加上了馬姓,從此無名的馬三姐就被稱為馬毛姐。

北京秋天天氣冷,毛澤東看三姐衣服破舊單薄,又叫工作人員給她做了一套藏青色呢子和一套花布單衣,又買來學習用的鋼筆等物品。臨別之際,毛澤東將這些物品和一本精致的筆記本贈給她,并在扉頁里寫下:毛姐: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毛澤東1951.10.4。毛澤東囑咐馬毛姐:“你這么小就這么勇敢,不怕犧牲,很了不起,但不要驕傲,不要翹尾巴?;厝ヒ煤脤W習、工作,為祖國建設多做貢獻!”

從北京歸來的馬毛姐,在時任安徽省委書記曾希圣的安排下,進入安徽省炳輝烈士子女學校就讀小學,后于巢縣省干部速成中學讀書學習,1953年1月1日,馬毛姐獲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共青團前身)安徽省工作委員會頒發的獎狀,再次獎勵其渡江戰役之功。

1954年6月,馬毛姐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上海電影制片廠拍攝的電影《渡江偵察記》上映,片中女游擊隊長劉四姐以馬毛姐為原型,“渡江英雄”的故事家喻戶曉。

年輕時的馬毛姐。資料圖

1957年,馬毛姐中學畢業分配至合肥工作,先后擔任合肥車站麻紡廠、針織廠、被服廠、帽廠、東風服裝廠車間車主任、團支部書記、工會主席、黨支部書記,1976年擔任合肥市服裝鞋帽工業公司副經理、工會主席、黨委委員,直至1990年退休。

毛澤東贈送的珍貴禮物一直被馬毛姐保存在家中一口大木箱里,但遺憾的是,1954年無為縣遭遇罕見洪災,馬家的房子被水沖壞,那只木箱也失去蹤影。禮物消失,但毛澤東對馬毛姐的鼓勵,卻一直伴隨著她的一生。馬毛姐記得,1951年國慶盛典一別,再次見到毛主席時已是七年之后。1958年9月,毛澤東到安徽考察,仍然記掛著這位小英雄。當年16歲的女孩已是工廠的生產能手,馬毛姐回憶,主席和她談論了很多事,關于安徽、關于小漁村、關于工作和學習……

退休后的馬毛姐。資料圖

“開著船帶解放軍過去,是件頂好的事,我一點也不害怕”

工作33年間,馬毛姐多次被評為勞動模范,并曾擔任多屆省市政協委員。自上世紀90年代退休后,馬毛姐閑不下來,義務到學校、工廠做公益活動,講黨史故事。面對種種榮譽,馬毛姐最常說,這是黨給的榮譽,我并沒有做什么。

2005年,馬毛姐為公益活動作報告時意外暈倒,到醫院檢查確認腦梗塞,因此住院一年多,后又歷經頸動脈手術。據馬毛姐的女兒劉女士介紹,老人患有多種疾病,行動不便,語言表達受限,因身體原因需要在社區醫院常住,但母親精神狀態很好,思路清晰,過去的事情記得很清楚。

在小女兒眼里,母親工作上兢兢業業,生活中十分簡樸,一輩子為家庭操勞,“以前我們工作忙,孩子們就都在外婆家吃飯?!眲⑴糠Q,因家里孩子都在母親身邊長大,深受母親影響。與大眾眼中的“渡江英雄”形象不同,小女兒稱,母親甚少在家提及曾經的“渡江故事”,就連其中的一些細節,也是在聽母親做匯報時得知。她坦言,母親在自己心里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但她的謙遜善良,嚴于律己寬于待人的品質,卻對自己和家人影響頗深。

回憶起72年前的親身參與的那次偉大戰役,馬毛姐曾說,當年日子很苦,“我們這里離長江近,多為船民,以捕魚為生。舊社會,我們船民捕到大魚就會有漁霸來搶奪敲詐,當時的國民黨反動派不但不管我們死活,還一樣欺壓我們。我們窮人真的就要走投無路。后來共產黨解放軍來了,我們知道他們是幫助窮人的,所以我們義無反顧地要和共產黨一道走”。

她還曾在日記里寫道:“我覺得,開著船帶解放軍過去,是件頂好的事,我一點也不害怕?!?/p>

如今,馬毛姐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她常說,中國如今變化太大,現在的生活過去想都不敢想。72年前,14歲的馬毛姐正是因為一種素樸的愿望,參與了一場偉大的戰爭。至此,一位年輕女性參與書寫的歷史就此改變了她的個人命運,也成為一代人的共同記憶,珍藏后世,熠熠生輝。

部分參考綜合《渡江英雄馬毛姐》、《縱橫》、《蕪湖通史》、紀錄片《渡江戰役》、大江晚報、銅陵市政府網

国产成人高清亚洲一区